寻古探幽——邵家

时间:2022-01-19 00: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老于一直对的这首《破阵子》特别喜爱,一声声,一句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荡气回肠。顷刻间,仿佛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老于一直对的这首《破阵子》特别喜爱,一声声,一句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荡气回肠。顷刻间,仿佛三军将士金盔铠甲,气势浩荡,呼啸卷来,刀光剑影,羽箭纷纷;仿佛一员大将挥戈立马,隘口迎敌,豪情万丈,壮志冲天,漫山遍野的剿匪官兵浴血厮杀,以身报国,视死如归。由这首词,老于不仅联想到,有“文到翰林武到辖”之说。其武功盖世,有勇有谋,为朝廷社稷横刀立马,驰骋疆场,鞠躬尽瘁,马革裹尸,成就了其“忠君报国”之美名。为了探寻这位招远先贤历史渊源,12月1日(星期六),老于父子来到了

  邵家村位于雾云山西麓2.5公里处,北距镇政府驻地0.5公里,东与山上隋家、山上赵家为邻,南与东店、西店连接,西与洼吕家、埠南村交界,村北文朱公路纵贯东西,村西水夏公路横亘南北。属丘陵平原地貌类型。明洪武年间,邵氏祖邵英从四川驸马县枣栗村迁此定居,取名“邵家”,后郭、吕、刘等姓相继迁入,村名沿用。目前全村近200户,700多人口。

  时令已进入初冬,路两侧树干上只有零星几片发黄的树叶,还在随风瑟瑟摇曳着……尽管是下午,但田野中还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冷风拂过,让人感到丝丝寒意。老于父子在邵鹤龄的玄孙邵维玺老先生(现年80多岁,身子骨很硬朗,思维敏捷,谈吐优雅)的引领下,首先进入邵家村,一睹已被改造过的邵鹤龄老宅,然后驱车来到位于东北耩上的邵鹤龄碑林。从山上赵家东入口沿新修的水泥路西行,约200多米后南折,迎面是一高大宏伟精工细雕的汉白玉大牌坊,牌坊上部中间雕有“提都军门”四个大字,两侧分别雕有“君恩似海”、“臣节如山”的褒奖语,据邵维玺老先生介绍,原牌坊不在此处,而是在邵家村北,是清咸丰皇帝下诏建专祠,并御制牌坊,以缅怀邵鹤龄报国之丹忱。后被毁,为敬畏文物,2012年在此处建碑林时,按照邵维玺老先生的记忆,进行仿制重建。邵老先生说很遗憾,雕刻时没有经过他的审核,上面的三条十二个大字本应按旧制从右向左排列,而雕好后的结果却是从左向右排列。

  从牌坊向南经过一片空地,拾级而上进入邵鹤龄碑林,碑林不是很大,但布局相当有序得体,显得那样肃穆庄严,尽管天气有些寒冷,碑林中的松柏却长势旺盛,生机盎然。每到一处,邵老先生都认真详细、有根有据地向老于父子讲解每块碑的来历及先祖的丰功业绩,自豪与惋惜溢于言表,使老于父子对邵鹤龄这位招远著名的传奇人物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一个挥刀策马、驰聘疆场、冲锋陷阵的古代大将威风凛凛、叱咤风云地再现在我们面前……

  该村地灵人杰,自古以来人才辈出,武有清嘉庆武进士、提都军门邵鹤龄,文有当代新华社著名记者邵云环,他(她)们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诠释了中华民族“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传统文化精髓,令世人钦佩。

  招远民间,提起“邵辖子”这个外号(“辖”是满文翻译过来的,清政府把汉人考中武进士后,留在皇帝身边做武侍卫,专称为“辖”,几年后皇帝会把“辖”派到下面去带兵,担任相当级别的武官,这是清朝选拔汉人人才和皇帝控制军队的一个重要制度,也是汉人平民升迁的重要渠道),旧时可谓家喻户晓,上点年纪的人都能说出其几件趣事。邵鹤龄辞世已有160多年了,但有关他的趣闻轶事、传奇故事仍是上了年纪人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也是年轻人掠奇的焦点,不过随着岁月的更替,其衍生出来的故事、轶闻、传奇,难免有些演义成分。

  为了正本清源,还先祖本来面目,近些年来,邵鹤龄玄孙邵维玺老先生(五世)和邵鹤龄的来孙辈的后人,不懈地从浩瀚的国家历史档案和各类史籍中寻觅先人的足迹。他们先后奔赴北京、台北、杭州、广西永安等地查阅大量历史档案,在《清史稿》、《国史列传》、宣统《山东通志》里发现了“邵鹤龄传”,并从《从军日记》、《增修登州府志》、《招远县志》、招远《金岭镇志》、清代华翼纶著《荔雨轩文集》等史料中搜寻有关祖上的蛛丝马迹,特别是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台湾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馆发现了有关邵鹤龄的上谕原件和邵鹤龄手写的奏本原件,发掘出珍贵的历史遗产,使之“前有所稽,后有所鉴”。

  邵鹤龄(1796—1852),招远市邵家村人,清朝嘉庆年间中武进士,一生戎马,屡建战功,最后战死疆场,被封为一品建威将军,即武官正一品,这是当时武将中的最高官阶,谥号“威确”。

  据村里人传说,邵鹤龄幼年父母双亡,叔父邵景钊将其抚养成人。少年时饭量奇大,每顿饭能吃下一笸箩苞米面饼子,人长得虎背熊腰,相貌堂堂,力气大得惊人。那时每到年根,家家户户都要到石碾子上磨米碾面,但村里仅有一个石碾子,石碾前每天都要排起长长的队伍。有一年腊月,为了第二天不用排号,头天夜里,邵鹤龄竟把三四百斤重的碾砣磙子抱回了家。第二天天一亮,他再抱着碾砣子回来碾米。这么重的石碾子,非神力而不能为。

  邵鹤龄自幼热衷于习武练功,常和小伙伴们一起舞枪弄棒,切磋技艺,手脚功夫连成年人望之兴叹,小小年纪,十八般武艺样样在行。叔父邵景钊见他是块练武的料,便带他到十几里地的老界河畔傅家村,拜闻名胶东、享誉齐鲁的著名武术大师傅通为师(关于傅通,老于在2016年9月26日发表的《寻古探幽——张星镇傅家村》做过专门介绍)。拜师宴上,叔父为了试探傅师傅的武艺,特意嘱咐家人,上菜时故意将菜汤往傅师傅身上洒。说时迟那时快,傅师傅手按椅把向后轻身一闪,他坐的那把太师椅当场碎成数块。

  拜师后,邵鹤龄得到傅师傅的悉心指点,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武功大有长进,成为师兄弟中的佼佼者。有一次,邵鹤龄舞刀练武时,兴之所至,他让众人站在周围一齐向他身上泼水,舞毕身上滴水未沾,人们无不为之喝彩。邵鹤龄的双刀使得出神入化。为将之后,一次回家乡,童年伙伴邀他表演武术,在村外大场院里,邵鹤龄手执双刀舞将起来,越南猴子平特一肖百分百。围观人群将一把一把的青杏向他抛撒。收势后,但见满地青杏,个个带伤。

  说起邵鹤龄的超群武功,民间有很多传闻,虽不乏演绎色彩,但也佐证了这位科场出身的武将确有过人之处。据清内阁大库武乡试录目录记载:嘉庆二十一年(1816)春,20岁的邵鹤龄参加了山东的武科乡试。经马上射箭、马下射箭、开大弓、舞大刀、掇石墩,论二道、策一道等考试,以“马中六箭、弓十二力,步中五箭、石三百斤,地毬中一箭”的成绩,考取第三十名武举。

  仅仅四年后,嘉庆二十五年秋,邵鹤龄进京参加会试,过关后,再参加由皇帝主考的殿试(又称廷试)。面对天下武林精英,24岁的邵鹤龄镇定自若,将一柄120斤重的大刀舞得周身飞转,呼呼作响。突然,邵鹤龄手中的大刀脱手向考官飞去。就在这时,只见邵鹤龄猛地飞起一脚,将刀一踢,大刀凌空而去。随后,他一个旱地拔葱,如疾风闪电般地一把接住大刀,面不改色,挥舞照常。台上的嘉庆皇帝见状,不禁问道:“这叫哪一招?”邵鹤龄立马收势,跪奏道:“金刀拜月。”嘉庆皇帝龙颜大悦,钦点其为第二甲第四名武进士。回到住处,邵鹤龄脱掉靴子一看,已满靴是血。

  据清军机处上谕档和邵鹤龄列传记载:道光十二年(1832),邵鹤龄奉旨到云南署开化镇中军游击。他从严训练兵勇,不久,所率部队肃然有律,“操防、巡缉、弹压,益矢奋勇”。道光十四年,越南保乐土州农文云内讧滋事,因为开化沿边与保乐土州接壤,恐农文云犯境,邵鹤龄率部防堵要隘。此时,农文云在边界外纵火焚掠,香港1861图库大全牛蛙彩。气焰甚嚣。邵鹤龄督率弁卒在边境严阵设防,越南乱匪不敢逼越一步,确保了边境安宁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因剿匪屡建战功,邵鹤龄叠次升迁,道光二十六年,道光帝对邵鹤龄等干将“均着赏戴花翎”。不久,“云贵总督贺长龄保奏鹤龄才具明晰,技艺优嫺,曾经行阵,堪胜总兵之任”邵遂升任开化镇总兵。他练兵精心勤苦,注重战法,所率部队被称为“国家虎贲之旅”。

  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和台湾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馆馆藏清政府档案中,有大量邵鹤龄在广西作战的记载。咸丰元年(1851),邵鹤龄奉命率部赴广西,剿灭太平军。在崇山峻岭中迭次激战,屡有胜绩。咸丰二年,邵鹤龄所部一路追击太平军,至永安城东龙寮岭。此岭谷深崖峻,素有“龙寮天险”之称,清兵在只能容单人匹马通行的阨峡谷大洞山一带,遭遇太平军主将肖朝贵用“冲腰剪尾”战术伏击。战场上,年届56岁的老将邵鹤龄身受重伤,仍奋勇力战,终“被伤落马,当时战殁”,尸身“被七伤身首异处”,可以想像其毙命前搏战之惨烈。邵鹤龄阵亡后,咸丰皇帝“立泣恩施,优加恤典”,下旨照提督例赐恤,其长子邵之善依例袭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邵之善阵亡后邵鹤龄次子邵梦善承袭,世袭罔替。对其祖父、父亲、叔父、弟弟等,亦依例荫袭或获赠封号。

  咸丰三年(1853),咸丰皇帝颁圣旨谕祭邵鹤龄,赐邵鹤龄古城提督、赠建威将军、谥“威确”。安葬时,又遣官致祭。同年,朝廷于战死之地建祠祀功臣,钦赐邵鹤龄附祀总兵长瑞、长寿永安专祠内,以旌其节。又于其家乡邵家村修建专祠,并依例为他树“提督军门”牌坊一座,牌坊两侧嵌有“君恩似海”、“臣节如山”石刻对联。邵鹤龄的墓在邵家村南(祠堂位于村北),墓前竖有咸丰四年三月立的御制龙头墓碑,碑上书“皇清诰授建威将军邵公谥威确之墓”,高约三米半,一对华表分立于碑的左右前方。墓西南方建碑楼一座,碑楼内立有御制祭文碑,龙头碑头上刻有圣旨,碑身勒有表彰邵鹤龄功绩的御制碑文。1958年墓被掘,御祭碑和墓碑大部分被砸碎,今仅存两个雕龙碑头和御制祭碑文残碑一段,被邵维玺及其后人搜集珍藏在目前的“邵鹤龄碑林”中,既是碑林中独特的景观,也是历史的重要见证。虽然岁月沧桑,石碑已显老旧,但字迹依然清晰可见,圣旨祭文尚历历在目。

  至于邵鹤龄祠堂,据邵维玺老先生讲,上世纪60年代,位于邵家村北的邵鹤龄祠堂被当做四旧拆毁,仅存的两块石碑现收藏在招远市文管所,成为招远重要的文物。

  邵云环(1951.6-1999.5),女,汉族,祖籍邵家,中国党员。在新华社参编部工作的20年多年中,主要从事有关南斯拉夫情况的选报翻译和调研工作,是新华社优秀的驻外记者。她工作始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具有强烈的革命事业心和责任感。她长期研究南斯拉夫问题、巴尔干问题,早在90年代初就在南斯拉夫当过常驻记者。1999年3月,当南斯拉夫局势极其紧张、科索沃战火一触即发的时候,邵云环同志主动请缨,再次勇敢地奔赴报道第一线。到达贝尔格莱德后,她不顾危险,克服重重困难,坚持深入现场采访,及时、准确地发回大量有价值的公开和参考报道,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和赞扬。1999年5月8日早晨5时45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至少使用3枚导弹悍然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而不幸遇难。

  除了邵鹤龄、邵云环这两位著名人物外,该村还有不少古今人物值得标榜和著录,他们是:

  邵之善,因父邵鹤龄荫骑都尉兼一云骑尉,同治4年(1865年)春,在山东围剿捻军阵亡。

  邵梦善,字傅巗,清赐进士出身,户部员外郎,因父邵鹤龄荫骑都尉兼一云骑尉。光绪23年擢升江西九江府知府,次年6月24日病故于任上。

  邵汝为,道光15年(1835年)恩科举人,25年《续修招远县志》采访人之一,历任河南伊阳县、荥阳县知县,咸丰10年(1860年)前后任河南项城县知县,他为官有正气,治盗贼,抑豪强,制奸滑,不遗余力,民怀其德。咸丰10年3月19日,捻军犯项城县境时,他身先士卒,率领士民守御县城,确保了城全民安。

  邵虎臣,道光举人邵汝为之孙,同治元年(1862年)武举,2年武进士,充任奉天(今辽宁)东边道标马队哨官。

  邵兰,道光年间,竭尽孝道侍奉母亲,闻名乡里,后因子道光举人邵汝为封奉政大夫。

  邵友谊,1945年1月生,主任记者,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音乐研究会会员。曾任胜利油田电视台总编室主任、文艺部主任,获全国“星光”奖二等奖、“星光”杯三等奖、全国迎春文艺晚会展播三等奖、中国电视“金鹰”奖。

  邵玉进,1957年生,曾任蚕庄镇党委书记、栖霞市委宣传部部长、福山区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烟台保税区工委书记、管委会副主任、烟台市出口加工区副书记等职。

  邵文兵,1960年生,曾任烟台市委综合科科长,烟台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共海阳市委副书记 ,烟台市交通运输局工委副书记、副局长、交通投资公司经理,烟台市轻工联社党委书记、主任等职。

  邵宁,社会学博士,目前从教于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公派访学美国华盛顿大学和密歇根大河谷州立大学。发表多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参与多项国家、省部级课题。现为上海合美社区发展促进中心总干事,太仓市合美社会工作事务中心法人。

  岁月总是将时光的经卷折叠装订成一本本厚重的线装书,发黄带着墨香书页里沉淀着岁月的精华。随着年岁的增长,老于越发喜欢这些沉淀下来的古典美,时光的素笺上,总有一种暖挂满了记忆的老墙,最长的情总是平淡,最深的念总是无声,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在曲曲折折光阴的巷口,透过斑驳的阳光,泛着光泽,即便山高水长,也从未远离。正如今天的邵家村,虽然武进士邵鹤龄已离世一百六十多年,但其所传承下来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传统文化精髓,却深深铭刻在邵氏子子孙孙的骨髓中,并得到不断的发扬光大。邵鹤龄的老宅虽几易其人,原墓、老祠早已无处寻觅,但其衍生出来的诸多故事和传说,却在民间流传不衰。

  走过流年悲喜沉浮,阅历尘世沧海桑田,寻古探幽中,老于用心搜寻古村落的厚重与沧桑,静静地坐在时光渡口,感恩岁月素然静美的丰满。用一支素笔书写一篇篇怀旧的文字,在时光的百转千回中,品味岁月静好。回眸处,总会有一盏灯,照亮我们前行的脚步;总会有一缕阳光,给我们温暖;总会有一张笑脸,是为我们而绽放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医企携手共同打造的“智能CT 上海热线 - 科技 上海出台意见支持科技型中小微 上海:清明“无烟祭”渐成新风 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发布组合